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石 磊 > 西班牙大选: 左派帅哥党魁带领新党打破均衡

西班牙大选: 左派帅哥党魁带领新党打破均衡

12月21日凌晨,西班牙议会大选结果出炉,西班牙传统的两大党轮流执政的均衡第一次被打破,左翼新兴政党我们可以党(Podemos)和中间路线的公民党(Ciudadanos)异军突起,出现了四党争艳的局面。西班牙为2015年欧洲的大小选举划上了尾声,传统政党均衡势力逐步被新兴的边缘党派打破,似乎正在成为欧洲各国政局的常态。

结果显示,传统两党的议会席位由2011年的84.6% 削减至 60.9%,其中上届执政党人民党(PP)获得123席、反对党社会工人党(PSOE)获90席。第一次参加大选的我们可以党获得了近20%的议席(69席),成为第三大党;公民党第四位,获得议会40个席位。人民党虽然获胜,但并未获得绝大多席位,下届政府必将迎来联合执政,这意味着政党间新一轮的斡旋和谈判才刚刚开始。

△我们可以党(Podemos)党魁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

在西班牙恢复民主制度以来的近四十年里,传统两党左翼的社会工人党和右翼人民党一直轮流统治着西班牙政坛。面对新党派的崛起,不管是民众还是传统两党的政客都显得极不适应。大选投票前两天的民调显示,30%-40%的选民仍犹豫不决,不知要将选票投给谁。而习惯了长久以来只需要攻击一个对手的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 Brey),甚至不知道如何回应能言善辩的新生派,他在四党联合电视辩论前夜选择了逃避。

传统两党的衰落早已不可避免。2004年马德里遭遇恐怖袭击后,社会工人党上台。执政前期西班牙曾一度成为欧盟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然而没有节制的公共开支和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让西班牙陷入困境。经济连年衰退,失业率由2007年的8%上升到20%(最高点达26%),公共债务比例也从危机前不到GDP总量的36%升至近100%,各大风险评级机构纷纷预测西班牙将成为下一个希腊。在经济面临崩溃边缘之时,民众彻底失去信心,2011年大选中社会工人党仓皇下台。

接过政权的人民党则采取紧缩的财政政策,公共债务得到控制。然而大幅削减教育和医疗开支、提高税收等举措让民众苦不堪言,高失业率特别是年轻人失业问题也并未得到实质性改变。在年轻人看来,他们的国家“依然看不到希望”,很多人选择到德国、英国、拉美甚至中国去寻找就业机会。经济不见好转的同时,保守的人民党甚至提出“历史倒退般”的多项社会改革,推行反堕胎法、试图撤销已通过十年的同性婚姻法等举措,令民众一片哗然。

此次竞选,传统两党还是采取一贯的策略,相互揭短、攻击。越来越多的西班牙民众发现,无论将选票投给哪一派,本质上是一样的。政府的低效无能没变,政界的繁冗和贪污腐败没变,西班牙经济疲软就业乏力的境地没变。厌倦了从左到右或从右到左踢皮球般状况的选民希望出现新的力量,打破这样的循环,由年轻人领导的新兴政党在此时适时出现了——我们可以党党魁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是37岁的前政治学教授,曾主持过自己的电视节目,公民党党魁阿尔韦特·里韦拉36岁,之前是一名律师,他们被媒体称作是“摇滚明星”般的政客。

精简政府机构、消除腐败甚至改革宪法是新兴政党竞选纲领中的重要内容。中右翼的公民党和左翼的我们可以党虽然立场完全不同,但都将矛头对准了传统两党。

我们可以党是政坛的一个奇迹。它于2014年初成立,短短20天就吸纳了10万多名成员,半年的时间内成长成为西班牙党员人数第二多的大党,并在几个月前地方选举中“风卷残云”般揽下各个大区的议会席位。此次竞选中他们最大限度地迎合中下层选民,提出提高最低工资并限定最高工资、减少工作时间、提前退休年龄等新政,并坚决打击腐败。此次一举成为第三大党的我们可以党,是否与社会工人党联手,将直接影响首相的最终归属。

公民党九年前诞生于巴塞罗那,在加泰罗尼亚地区要求独立的背景下,主张一个“团结的西班牙”,争取到了大批反对独立选民的选票。相对于较为激烈的我们可以党,温和的公民党成为了不想把选票投给传统两党又渴望变革的选民的第一选择。


△西班牙大选候选人:拉霍伊(人民党)、彼得罗·桑切斯(社会工人党)、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我们可以党)、阿尔韦特·里韦拉(公民党)

投票已经结束,但大选仍未尘埃落定。现任首相拉霍伊一边庆祝着人民党守住最多议席,一边略显焦虑的考虑着与谁共同执政。在议会中只有获得超过半数的席位(350席中的176席以上)才能执政,而四党票数远远不够,只有两党或者多党联合才能组成政府。各党间如何联合存在多种可能性,而这其中的决定因素就在于新党的联合策略。

之前媒体分析,最大的可能性在于同为右翼的人民党和公民党联合执政。但公民党主席里维拉已经多次明确表示,不会与传统两党联合执政。输掉大选,他会选择成为反对党,继续为自己的理念和政党而奋斗。传统左翼社会工人党和左翼的我们可以党联合也很可能出现。目前左翼阵营与右翼阵营的席位基本持平,他们都需要更多的支持来获得绝大多数;但天生对头的人民党和社会工人党更不可能联手。谈判似乎陷入僵局,斡旋还在继续。

不论最终结果如何,正从经济危机中缓慢恢复的西班牙政局,自此正式进入新时代。“多党混战”让每个执政党都受到更多限制,但权利的分散也让任何政策的通过遇到更多阻力。“希望和变革”是竞选中各党选择最多的口号。无论最终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均衡打破之后,西班牙的政治、经济甚至社会的变革都不可避免,而希望也在变革中延续。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