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石 磊 >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被马斯主席吹起的肥皂泡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被马斯主席吹起的肥皂泡

1月10日晚10点,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大区首府巴塞罗那的议会大楼里灯火通明,数百位民众聚集在门口,焦急等待着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选举的最后结果。去年9月底,支持独立的政党联盟赢得了地方大选,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愈演愈烈。现在已经到了独立运动最关键的一步,新当选的大区主席是谁?他能否继续坚定地扛起独立运动的大旗?


△巴塞罗那在地图中的位置

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经济最发达的地区,语言文化与其他地区大不相同,几百年来,一直向西班牙中央政府争取自治、甚至独立。现年59岁、出身于加泰罗尼亚传统工人家庭的阿尔图尔·马斯(Artur Mas),则是独立运动最为坚定的领导人物,支持独立的民众将他视为精神领袖。独立运动的“肥皂泡”也在这位即将结束任期的大区主席手中被越吹越大。如果马斯下台,将很难再找出一位与他资历和影响力相当、能够呼风唤雨的人物,独立运动是否能继续强势,也将画上一个问号。


△阿尔图尔·马斯

三个多月前,马斯还在庆祝他率领的四个支持独立的政党联盟“一起投赞成”(Junts pel Sí)获得加泰罗尼亚地方议会选举的胜利,他说这是“人民向加泰罗尼亚独立投下的赞成票”,并开始勾画建立独立的“加泰罗尼亚国”的宏伟蓝图。但是由于没有获得绝大多数议会席位,马斯领导的政党联盟需与另外一个支持独立的政党“人民团结候选人党”(CUP)联合组成地方政府。就是这个握有10个议席的小党给了马斯“建国当总统梦”当头一棒——他们提出的联盟条件是马斯卸任大区主席。CUP认为马斯领导的政府削减民生开支,贪污腐败严重,不能领导他们想要的“加泰罗尼亚国”,他们需要一个全新的领导人。

双方互不妥协,组阁谈判陷入胶着。2016年1月11日零点是选举主席的最后期限,如果此时仍未达成协议,地方选举将重新举行。马斯不会轻易放弃到手的权利,更不会放弃“加泰罗尼亚总统”的美梦。这个梦,他已做了十余年。

2003年,马斯从担任大区主席长达23年的普约尔(Jordi Pujol)手中接过争取独立的民主联合党(CiU)的大旗,直到2010年,终于如愿当选大区主席。上台至今,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在马斯手中被推向“狂热”的高潮,像一个被吹起的肥皂泡,升入空中。

马斯将加泰罗尼亚的地区节日变成了争取独立的政治运动,每年9月11日,百万民众走上巴塞罗那街头进行独立大游行;在苏格兰公投后,他不顾西班牙政府和欧盟的反对,举行了名为“独立民意调查”的独立公投,赢得了80%参与投票民众的支持;在选举获胜之后,他提出“加泰罗尼亚共和国独立议程”,并发表极富煽动性的、被媒体称为“独立宣言”的演说;他曾在9月地方选举后许诺,“18个月内实现独立”……3个月很快过去了,马斯的独立蓝图没有展开,他甚至没能决定自己的命运。

事实上,沸沸扬扬的加泰罗尼亚独立也像是空中楼阁。马斯一直宣称加泰罗尼亚独立是大多数人民的意愿,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从去年9月的议会选举投票分析,虽然支持独立的政党获得了大多数议席,但依然有超过52%的民众将选票投给了不支持独立的政党。这只是拥有选举权的加泰罗尼亚当地居民,如果举行独立全民公投,数百万居住在此的外国移民并不希望卷入独立之后的纷争,会投否决票,支持独立的比例还会继续降低。14年11月,约60%的居民都拒绝了违反宪法的“独立公投”。而马斯谋求欧盟和国际社会支持的设想也遇到阻碍。在独立投票之后,欧盟明确表态,如果加泰罗尼亚独立将不能直接加入欧盟;苏格兰民众投出的否决票也让加泰罗尼亚效仿的希望落空。

激起民众与西班牙政府的对立和许诺一个更美好的国家,一直是马斯和他的政党获取独立支持的两个法宝。2008年经济危机西班牙遭受沉重打击,一直在历史冲突和语言文化中寻找独立认同的马斯们看到了推动独立分离的最佳时机。他们宣传说,加泰罗尼亚的税都被中央政府拿去支援贫穷的南部地区,这种“劫富济贫”的财政政策拖了加泰罗尼亚经济的后腿。在发放给民众的支持独立宣传册中,加泰大区政府表示,作为西班牙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如果脱离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国的人均生活水平将达到丹麦的水平,人民的医疗和教育都会有大幅提升。

这种如同丹麦童话一般的承诺具有强烈的煽动性,但对独立之后的问题和麻烦只字不提,这也遭遇了舆论的强烈批判。加泰罗尼亚虽然占有西班牙近20%的GDP,但同样有着西班牙各大区最高的债务,债务总量达到680亿欧元,占GDP总量的33.6%(2015年10月数据),失业总人数也位居西班牙第二(超过72万人)。由于担心独立的负面影响和地区更严格的税收和借贷条件,2014年,超过一千家企业离开加泰罗尼亚搬迁至西班牙其它地区。如果独立成功,加泰地区必将遭到西班牙和欧盟的经济封锁,更多的企业势必会选择离开加泰罗尼亚。此外,马斯执政五年,实行紧缩的财政政策,教育和医疗资金大幅削减,教育支持甚至被砍掉70%。如果独立,离开西班牙社会保障体系,居民的退休金等也会下降。可以预见,如果加泰罗尼亚独立,必定遭遇各方面的重重困难,肥皂泡有随时破裂的危险。

然而,马斯宁愿选择直接“独立”,也不与西班牙中央政府谈判其它的可能性。当被媒体问及是否有“第三选择”,比如通过某种形式的修宪得到更多权力或与西班牙达成新的经济关系,而不是单单寻求独立时,马斯选择了沉默。


△卡勒斯·普吉德蒙特

为了避免重新选举的落败,组阁最后期限24小时之前,马斯不得不宣布退出,不再担任大区主席及政府任何职务。他提名的继任者卡勒斯.普吉德蒙特 (Carles Puigdemont) 在截止时间两个小时之前获得足够的支持,以70票当选新的加泰罗尼亚主席。这位新主席远没有马斯的影响力,之前他只是独立党联盟在赫罗那市的三号人物,很多人甚至没有听说过他。新主席表示他会“继续马斯主席的道路前进”,这条道路注定铺满荆棘。掌声、祝福、微笑之后,议会大楼人群散尽,留下的是马斯落寞而又孤单的背影,他吹起的那个“乌托邦”似的加泰罗尼亚国的美丽肥皂泡继续在空中飘扬。

推荐 3